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暴力强奸 > 女王的堕落

2019-08-23 00:20:08


我冷冷的望着乱哄哄的会议室,一张张醜恶而变形的脸面,心裏一阵鄙夷,男人,就是这样的一副嘴脸。这样的男人理应永远的被我们女人踩在地上,狠狠的践踏!

  「哼!」轻轻的鼻音吐出,却似一阵风霜刮过,会议室裏的温度骤然下降,一片寂然!

  双手扶着桌沿,我缓缓站起来,冰冷的注视着这群噤若寒蝉的『白领精英』们,从他们的眼中我看到了那熟悉的贪婪与敬畏!

  我很享受这种目光,「面靨桃花,冰心蛇蝎」的母夜叉,我知道他们私底下都这样形容我。那有什麼关係,没本事的贱男人,只会贪图我的美色与财产,却没有行动的勇气,永远只配让我狠狠的踩在脚底!

  轻呼一口气,刚想要发言,熟悉而酥麻的感觉从下体传来,身子一软,脚下打了个踉蹌,双手却反射性的紧紧用力撑住。

  「可恶!」暗骂一句,紧咬银牙,抵抗着那阵阵的酥软,用略为颤动的冰冷声音说着,「休息一小时,再继续讨论。」

  说完,摆动着摇曳的身躯向门口走去,战战兢兢的众人却没发现我那已显跎红的脸色与略显虚浮的脚步。

  站在透明玻璃墙前,透过34层楼的海拔望着这鸿蒙的都市,熙熙攘攘的街道,为生活而疾走奔忙的行人……

  有些人註定为生活而奔走,永无尽头;有些人却註定高高在上,俯视众生。

  我,生来就註定是那被仰视的一个,粗鄙的男人凭什麼总是支配女人,我的存在就是要你们舔砥我的脚趾!

  一直以来,我都是这样做,也都做到了,直到那一天……

  敲门的声音响起,然後传来了启门的声音。

  我知道是他,除了他,没有谁敢未经我的允许进入我的办公室。

  转过头,果然见到他双手横抱胸前,懒懒的斜靠在门背,似笑非笑看着我,眼中却透露着熟悉的邪气!

  我紧握双拳,死死曳住那习惯性想向前的脚步。

  「怎麼,一会没见,就忘了规矩了?」声音清清淡淡,却如炸雷般在我耳边响起。

  看着他那闪着奇异光芒的眼神,心理上在抗拒,身躯却异样的酥麻起来,脚下却不听話的向前走去,轻握裙摆向上扯拉,上身後仰,屈辱的跪在他的面前,低着头微声道:「夜奴恭迎主人!」

  眼泪,不自觉的从眼中溢出……

  望着眼前跪在面前的女人,万般滋味湧上心头。

  谁能想到一个月前我还卑微的被她指三道四,亦步亦趋地任她讥讽怒骂,唯唯诺诺的忍受着她的指颐使气,直到那一天……

  我盯着她完全暴露的外阴,揶揄的说道:「嘖嘖,堂堂的夜星集团总裁,冷豔冰霜的夜馨夜大小姐怎麼能摆出这麼淫荡的姿势呢?」

  看到她因屈辱和羞耻而泛红的娇颜,微微颤动的雪肤,阵阵快意湧上心中。

  我伸手到她股间牵扯着那金黄的圆环,抹了一下,带起一串连绵的水线,凑到她跟前,说:「嘖嘖,已经这麼的湿了,还真是淫荡的身体啊!」

  「不是,还不是因为你……」她不忿的抬头分辨道,待看到我尖锐的眼神,又忿忿的低了下去。

  找到那根已经被她淫水浸得通透的细绳,缓慢往下扯,斜眼窥望着她强忍快感,紧皱柳眉,紧咬银牙的倔强模样。

  对於她的身体我已太熟悉,一手扯着细绳,一手轻捏她那轻巧可爱的耳朵,透过触感感觉她跳动的血脉。

  「嗯……」随着绳子尽头跳蛋的蹦出,银铃般的嗓音从她小嘴裏吐出,却充满了淫靡的味道,緋红色的鸡皮俏然而起,真湿个敏感的小荡妇!

  强权的女王,也终究是我胯下的淫奴……

  ********************************

  「嗯……这是什麼地方?」从昏迷中醒来,迷迷糊糊的想要伸手,去发现自己的手被一条长毛巾以一个奇怪的结绑在背後,全身却是一丝不挂!

  黑暗笼罩着一切,只从屋顶壁的一片玻璃隐约透过丝丝光亮,透过朦朧的的光线,可以发现这是一个密室,不过除了房子中间一张柔软的毯子外,空荡荡的一片!

  「发生什麼事?」纵使是被称为冰霜不融的母夜叉,这变故还是使夜馨慌乱起来。

  「是什麼人,敢这样对我,你知道我是谁吗?」短暂的彷徨之後,习惯指颐使气的夜馨立刻气势汹汹的对着空墙大喊起来,她确定那绑她来的人一定躲在某处窥视着她!

  怒吼在墙壁中迴荡,须臾归於沉寂。

  「你知道这样做的後果吗?我会让你全家万劫不复,如果现在放了我,我可以当什麼事都没发生过!」不甘心的夜馨又叫了起来,不过底气明显弱了许多。

  寂静,还是寂静!

  ********************************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刻,还是十年,静悄悄的听不到丁许声音,无论她怎麼的叫喊怒骂,始终听不到回应,但她嘴裏还是源源不断的叨念着。

  被绑架的心慌被沉寂的环境给掩盖了,像一隻无形的手把她的心揪得紧紧,无边的压迫感凭空而来,也只有靠自己的回音来驱散那笼罩心中的黑雾。

  「叮……」金属的响声响起,刺耳的摩擦声在夜馨的耳裏却尤胜那美妙的天籟。

  向声响处奔去,此时的她毫无之前那雍雅高贵的作势,却见那铁门之下张开一个方格,两个盘子从中滑了进来,然後又是一声金属的摩擦,格子又缓缓的合拢。

  「喂喂……」夜馨不顾一切的用身子向门撞去,企图将那门後的人唤回来,却只有门响声在摇盪。

  「呜呜……」无力的靠在门上,脑子一片空白,双目涣散,嘴裏犹自不自觉的说着没意义的話语。

  良久,从失神中回过神来,自小培养的强势性格起了作用,「不,我不可以这样!如果就这样投降了,岂不便宜了那个绑架我的混蛋。」

  重新打量着两个盘子,一个盛着两个大汉堡,另外一个盛着清水。

  「可,自己双手反绑,怎麼吃?难道要爬在地上像狗一样?」骨子裏的傲气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就算饿死,也不要这样做!」

  肚子裏的鸣叫却一波接一波响起,报复的信念和肚子的饥饿终於战胜了虚无的自尊,拖着无力的双脚,向那盘子走去,泪水沿双颊流下……

  ********************************

  我随意坐在沙发上,摇动着杯上的红酒,眼睛盯着灰暗的萤幕,看着那只夜叉从张牙舞爪到现在的喃喃自语,不得不佩服她的坚韧。

  从早上到现在,她的嘴巴竟然没停过,那最最恶毒的咒骂从她嘴裏吐出,我却欣然的享受着,「骂吧,骂吧,从你进入这裏的开始,你的命运就已经註定,再骂也不能改变这个结局。」

  墙上古老的锺摆动了Q下,萤幕上的女人已经按照我预定的剧本吃完了她第一顿饭,爬在毯子上委屈地哽咽。

  「嗯,是时候了,否则弄到神经错乱就不好了。」我轻笑着,放下手中的红酒。

  右手按了一下左边的按钮,祥和的音乐在屋子裏响起,当然也都包括那一间密室。

  绵长呢喃的梵音如清风般的吹过,安抚那躁动的心情,我五指在茶几上有韵律的敲动着,眼睛半闭半合。

  餘光之下,果然看到那女人略显呆滞的眼神逐渐平和下来,口中虽仍是喃喃自语,身子却明显放鬆了下来。

  许多人都不知道,寺庙中响起的呢喃佛音会产生一种影响精神的电波,更何况这被我修改过的音乐,增加了对精神的催眠作用。

  一个小时之後,看她已经沉入那空灵的状态,我适时的停掉了音乐,就让她在这烦躁与祥和中徘徊吧。调教,也是需要技巧的!

  五天,就在这样的迴圈中流过,三餐的餵食,饭後一小时的梵音,其餘时间就让她自己一人在黑暗中漂浮。

  虽然有梵音的洗礼与安抚,但毫无凭依的黑暗却仍使她的精神达到了极限,神情呆滞,眼神渐趋空洞,头髮也乱七八糟的披在肩上,往日女王的模样毫丝不见。

  「吱……」我打开密室的门,冷酷的站在门边注视着她,密室裏充斥着排泄物的骚臭味,却也夹带着浓郁的女性体香。

  「不愧为极品的女人!」我心裏暗暗的轻赞。

  显然不习惯突然而来的亮光,她反射性的闭上了那毫无色彩的眼睛,须臾才慢慢睁开。

  从那眼中,我看到了预想中的无助与依赖,但显然神经还并不完全清醒,没有认出我来。

  我面无表情的走过去,一下把她抄起,向门外走去,心中不禁讚叹着,「真是肌肤胜雪,柔若无骨!」

  还没反应过来的她并没有反抗的意图,就那样静静的任我抱着,双手却伸过我後背,紧紧抓住。

  将她平放在浴缸,轻拨水波在她身上划过,将那污渍尽数清去。

  手指感受着惊人的滑腻,平滑的雪肤在我的带动下渐起緋红的鸡皮,双腿不停交叉,娇俏的咬着下唇,正在恢复光彩的眼光渐变迷濛。

  「真不枉我花了这麼多钱从狂风那小子手裏买来的药,果然有效,嘖嘖,多麼敏感的人儿。」我嘴角上翘,邪笑的说道,「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拿浴巾将她擦幹,浴後美人的慵懒模样几乎让我把持不住,不过为了计画的顺利进行,还是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头,压下心头的燥热。

  将她放在床上,想抽开手来,却发现手臂被她紧紧抓住,脸上软弱无助的神情,哪里还有往日的蛮横模样。

  这样正好。我用空着的右手探到她後背,上下遊动,药性在我的带动下逐渐散发开来,吹弹可破的肌肤越发的敏感,不一会已经气喘吁吁,裸露的下体泛起闪闪水光。

  熟悉的梵音响起,反射性的,果然,她很快就进入了空灵的状态中去。

  我脸色一肃,眼中泛起摄人的光芒,凝视着她迷濛的双眼,用带着颤动旋律的声音轻柔的问道,「你现在的感觉怎样?」

  迟疑一下,略显僵硬的柔美嗓音还是响起,「酥酥……麻麻的,有……有点痒痒的,很奇怪!」

  「那你喜欢这种感觉吗?」梦囈般的話语从我口中而出,直嵌入她的心房。

  「嗯……喜欢。」犹豫一下,还是说出了我期望的答案。

  「那你想不想一直都会有这种美妙的感觉?」我眼中光芒越盛。

  「嗯……」她羞涩的点了点头。

  「那麼,现在放鬆你的身体,什麼也别想,跟着我的引导去做。」带着奇异韵律的声音对在她耳边响起。

  留意到她身体果然柔软下来,只有抓住我的手依然不放。

  「你会很享受这双手的抚摸,因为它可以带给你这种舒服的感觉,并在心底渴望着它的抚摸。」我下出了第一道的指令。

  「我会很享受这双手的抚摸……」木然的语言从她口中说出。

  「你会牢牢记住现在身体的触感,因为只有这麼的敏感才会让你更加舒服,并渴望着这种发展。」信心大增的我紧接着下了第二道的指令。

  「我会牢牢记住……」这次很快的她就跟着我说了一遍。

  指令不宜太多,虽然可以直接就把她变成言听计从的傀儡,但调教一个不屈的高傲女王,乐趣不是更大吗?

  沉默一下後,我谨慎的下了最後一个,「你会很享受这双眼的触摸,因为它可以带给你舒服。」

  「我会很享受……」在我大声的眼光之下,她牢牢点了下头,说道。

  「现在,在我从三数到一之後你会慢慢的清醒过来,完全忘记我对你说的这些話,但它们却会深深的嵌入你的意识之中。」我忍住心中的波动,继续说道。

  「三、二、一」我手指弹了一下,紧张的关注着她的反应。

  无助迷蒙的眼神渐渐起了光彩,轻摇着头,发现自己全身赤裸,显然想起被绑架的事。

  「啊!……」的一声尖叫,如一般女人一样,双手护住了雄伟的前胸。

  我悠悠然的坐在一边,无所谓谓的看着她。

  惊吓过後,终於注意到了一旁光溜溜的我,脸上湧起一丝欣喜,立刻被愤怒取代,银牙紧咬,怒气滔天的道,「阿休,是你?」

  「不错,是我!」我略带嘲讽的看着她张牙舞爪,回答道。

  「你竟敢……」说着,一巴掌已挥了过来。

  轻鬆的抓住她柔嫩的小手,反手一摔,将她狠狠的甩到床上。

  「我们高贵的女王,你似乎忘了现在的状况,难道你以为这裏是你那可以为所欲为的办公室吗?」我拍拍手,凑到她跟前说着。

  显然被这转变惊呆了,想不到一向被自己蔑视的男人会这样对自己,她定定的躺在那一动不动,直到我的手触到她的身体,才回过神来怒视着我。

  她激烈地挣扎着,可手无缚鸡之力的富家女怎麼是我的对手,更何况被关了这麼多天,精神气都异常的虚弱。

  轻鬆的把她制住,用毛巾把她双手绑在床头,双脚支住她乱踢的脚丫。

  正面俯视着她,眼睛肆无忌惮横扫着她那几近完美的身躯。

  极尽豔丽的脸孔,可惜现在被冰霜与怒气所掩盖;高耸入雲的双峰,挺拔却毫不下垂;盈盈不堪一握的水蛇腰以一个夸张的方式凸显出下面那浑圆挺翘的美臀;再下面是被我紧紧压住的修长美腿,也是我最为迷恋之处。

  「美人如玉剑如虹,豔绝群芳傲苍穹。」我感叹说到,「可惜,这样的皮囊竟然生在这样一个母夜叉身上!」

  想起往事,心头一恨,五指抓住她右面山峰的凸起,狠狠的往上一拉,带起一阵迷人的乳波。

  「嗯……哼……」出乎意料的,在我蹂躪她乳头的时候,发现她脸上竟然浮现一种痛苦与愉悦的神色,目光迷离,舌头不自觉的舔着双唇。

  「难道这女人有被虐心理?」眼珠一转,得出了这样一个想法。

  空出另外一隻手,悄悄鬆开双手,伸到她臀部,试探性的拍打起来,先是轻轻的,发现她果然并没反抗的迹象,力度渐渐加大,最後就拍拍的抽打起来。

  「这个臭女人,还真是贱,被抽打还这麼兴奋。」看到她股间愈渐增多的水流,心裏暗骂着。

  右手手上加大力度把乳头一扭,左手也狠狠一拍,猛的发觉她身体一僵,臀部一抬,一股水柱向我喷射而来。

  这只夜叉竟然在我的虐打之下达到了高潮,还潮吹了……

  看到她瘫软在床上,享受着高潮的餘韵,我眼珠一转,想起了那个新买的玩具,本来是想以後慢慢调教後再给她用的,既然这女人这麼享受虐待,现在用上也正合适。

  将一盘牛奶放到一边,手上拿着崭新的灌肠器,邪邪的说道,「今天就给你大肠洗个牛奶浴,哈哈!」

  走到还没回复过来的女人身边,分开她的双腿,露出湿淋淋的、粉嫩嫩外阴及粉红色的菊花门。

  抹上润滑油,将金属的口锥向菊花凑去。

  感觉到肛门上的异样,她无力的睁开眼睛,正看到我要把东西向她肛门裏面塞!

  「啊!……」一声惊叫,然後是猛烈的挣扎。

  这女人,反抗会有用吗?挣扎能避免吗?还没认清事实,甘心认命。

  两脚重新将她的脚压住,眼神邪邪的盯着她,左手在她身上上下遊动,催眠的作用加上高潮愈加敏感的身体很快就起了反应,慢慢的软了下来,口中更是无神的闭合着。

  趁着她失神,一举将锥头塞进了肛门,液体也缓慢开始从盘中透过胶管流入直肠。

  身体上的快感一波波地刺激着她,但冰凉的牛奶刺激着她的便意,渐多的液体将她肚子撑起一个圆圆的弧度,她又开始猛烈的挣动起来,我不得不用更大的力气去压制着她。

  「求求你,不行了,肚子要爆了,不能再来了……呜呜!」终於她忍不住,抛下那高贵的矜持,屈服的求饶道。

  「这麼快就忍不住了?都还有一半呢,看你是第一次,已经減少了用量,只给你灌400cc」说完就不理她,继续欣赏她那挣扎而无助的表情。

  在她的叫喊与挣扎中,牛奶终於全部灌完,她的肚子也凸起了一个迷人的圆弧度,取出管子,用肛塞把她肛门塞住。

  痛苦已经被强烈的便意所代替,「我快顶不住了,快让我去厕所。」話语之中不可避免的还是带着那高高在上的味道。

  「有这样求人的吗?」我讥讽的说道,「你现在只不过是我的奴隶,我宽容一下,只要你叫我一声『主人』,我就让你去厕所,」

  「你!……」怒气立刻湧上她无比豔丽的脸颊,死忍着不肯出声。

  我翘着两郎腿晃悠悠的坐在一边,无所谓谓的样子,就不怕你不屈服。

  经过一会的强忍,肚子裏的便意却越来越强,她还是屈服的低叫了一声「主人。」

  「什麼?我耳朵不大好,你叫这麼小声,我可听不到。」我施施然说道。

  「主人,请让我去厕所!」歇斯底里的吼叫出来,泪水,已经流淌满脸。

  「嘖嘖,真是美妙的声音。」我大笑,却挺着早已翘立的肉棒凑到她面前,对她说道,「可是我也憋得难受,只要你用口帮我顺出来了,什麼事都好说。」一副不怕她不答应的样子。

  「你!……」再次为我的无赖所激怒,明知反抗无用,硬生生的把話吞在肚子裏。

  身体的需要最终还是占了上风,狠狠瞪了我一眼,不甘的把樱桃小嘴抵住了肉棒,我用力往裏一挺,直入一个温暖的腔道,滑腻而温暖。

  看着胯下的女人那屈辱而痛苦的泪脸,想到这横眉冷指的强势女人用她樱桃小嘴为我服务,心裏一阵痛快,一边却命令着她用舌头卷、舔、吮……

  快感阵阵的从下体传来,迷着眼睛一阵舒畅,生理的加心理的。

  渐渐的,快感累积,我抱着她的头,狠狠的在她嘴裏撞击,每一下都深入喉骨,享受着那沁入心肺的舒畅。

  终於,临到顶点,快速抽插几下,抵在她深喉处,喷射而出,前所未有的分量。

  等到最後一滴精液出来,我才拔出已软下去的肉棒,看到她呛得泪流满面,却在我的淫威下不得不把精液全吞下去。

  感觉时间也差不多,拔出肛塞,将旁边的盘子放在床上,将她背靠在胸前,抱住两条大腿,示意着她排泄。

  「你,你……就这样……?」她瞪大眼睛,兇狠而略带害怕的对我说。

  「当然!」我一副理所当然的说,「奴隶在主人面前是没有任何隐私的!你要是不想,那就算了。」

  说完,假装的拿起旁边的肛塞,再次塞住。

  「不……不要!」最後,还是屈服,闭上眼睛,却发现汹湧的便意总不能出来。

  「见你这麼辛苦,就帮你一下咯!」说完,右手长伸到她那神秘的小溪,找上已俏然挺立的阴蒂,大力撚动着。

  「嗯……啊……」果然,这女人,只有狂风暴雨才能满足她,一会已经快感连连,闸门打开,一股恶臭的粪便喷射而出。——美女的粪便原来也是臭的!

  整理完毕,看着她那未散的舒畅神色,双腿大开,嫩红的肉缝、充血挺立的阴蒂、还未合拢,一张一缩的菊花,我的肉棒又开始充血起来。

  粗鲁的将她扯过来,不做任何前戏,掰开阴唇,对着粉嫩的肉洞狠狠的直插下去,双手紧紧压住她双脚,防止她的挣扎。

  「呼……」虽然不是处女,但那狭窄感从四面八方而来,把我的肉棒紧紧压缩,龟头穿过重重皱褶,直向更深处衝锋,快感直透心房。

  停顿一下之後,就开始大开大闔的抽插起来,早已湿润的阴道抽来起来并不干涩,那逼人的狭窄可以知道胯下的女人已经许久没历性事了。

  粗暴的动作却让她快感连连,通过紧密相触的肌肤可以发现她的肌肉不停的抽搐,每次到底子宫口更是发出强大的吸力紧紧的咬住龟头,要不是之前已经射过一回,还真抵挡不住。真是个天生的淫娃!

  不多时,子宫口的吸力前所未有的强大,然後一股温热的液体撒撞在我的龟头上,她已经高潮了!

  死死忍住射精的衝动,龟头抵住子宫好一会一动不动,那股衝动消散之後,猛一吸气,肉棒往外一拔,在她来不及反应之前,对準早已瞄準的目标尽入。

  「噢!」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不过我是因为肉棒被肛道那比阴道大好几倍的压力挤压而产生的快感而叫出声。

  感受着肛道不一样的皱褶与挤压,费力的抽动起来,伴随着胯下女人的阵阵凄叫。

  很快,我速度开始快了起来,这母夜叉也不愧为受虐狂,脸上也渐渐开始享受起来。

  每一下都带起一段直肠而出,後又往裏收缩。

  不一样的感觉,不一样的滋味,尽情抽插几十下之後,我已经感觉到了射精的兆头,这下不再强忍,狠狠一插直到底之後,今天的第二发终於在她的直肠中喷射而出。

  梵音仍在响唱, 见证着一位女王的陨落。

  ********************************

  夜色降临,迷蒙街灯照耀下的公园,两道拉长的身影在缓慢移动。

  噢,不对!其中一个四肢着地,头戴狗饰,颈配狗环,娇嫩的肉光反映,分明是一头美女犬!

  我牵着狗绳,拖动着下面美豔的夜叉总裁,进行每日的功课——溜狗!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暴力强奸

暴力强奸
点击:705-0901:36丈夫面干他老婆
点击:705-2502:37轮奸小淫女
点击:2005-2302:27初尝东洋妹
点击:11304-2200:50女神受难
点击:705-2302:15美好的生活
点击:1105-2502:42看完A片奸淫堂妹
点击:11303-1420:34淫虐的味道
点击:2405-2702:53找工作
点击:11404-2416:46变身之路途1
点击:705-2402:31让朋友强奸我的小姨子
点击:11906-0122:03翠西宠物
点击:7503-2116:59【许乐乐的尸体】作者:血睚眥
点击:1505-2204:14电影院里的奸淫
点击:9512-1918:14强奸女高中生之超爽体验
点击:805-2002:12日本企业公司的秘密
点击:905-2302:17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1
点击:8205-1802:52莎拉小姐姐的第一次
点击:1005-1602:48强奸地铁学生妹
点击:1005-0803:46第七章破徐艳
点击:15808-1802:32下流的审讯
点击:1005-1501:55被乞丐轮奸
点击:705-2402:39女友的耻辱夜
点击:905-2502:43车祸强暴事件
点击:1305-1602:55毕旅被35人轮上
点击:1505-2402:41强奸别人伴娘
点击:1005-2204:09假戏真做女友被朋友上了
点击:705-2402:35在公厕自慰被发现
点击:1005-2402:31在公交车上
点击:705-2702:51淫荡女老师来家访引诱老爸
点击:805-2502:42暴虐丝袜武娘
女王的堕落,妹妹套图网,妹妹天国2下卷,妹妹天空色情电影,妹妹天使,妹妹天使成人影院
妹妹套图网-花边娱乐,娱乐新闻,明星影视时尚资讯,最有趣的泛娱乐内容整合平台,日本兄妹结婚是什么原因,他因长相酷似黎明成名,被梅艳芳包养多年,妹妹套图网。
TOP反馈